我起了一个巨大的标题。我本不该的。我希望用这样的标题党引起更多人注意这个问题,共同来解决这个世界性的世纪难题。

这篇bo的内容起始于我关于网络实名制的一些想法。但是不成熟,所以没有抛出来。很快就遇到的CSDN以及其他诸多著名网站密码流出事件,更是证明了网络安全问题其实是长久以来悬而未决的难题。后来美国又发起了SOAP的论战,当时俺兴趣不在这个上,也没有仔细去读新闻。过年回来后知后觉地追踪了下时下火热的方韩大战的新闻旧闻,说来这故事跟网络自由和安全其实有些相关性,那就是拷问网络言论究竟应不应该受到责任约束的问题。今天上午在公司无事,反过头来详细阅读了译言翻译的上许多对SOAP和PIPA的详细分析和报道。再反思以前一直思考着的,互联网未来发展的趋势;该不该实名制;用什么方式帮助大家公平地排队买火车票;怎样有效地分发和贩售知识,这种新世纪的财富;怎样有效地让人们在互联网上能够公平自由地发表言论,同时又能切实地为自己的言论负责;怎样保证信息流动性的同时还保证他的可靠性。因为一直思考着这些,发现这些问题其实源于同宗,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个标题。

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互联网正走向新世纪,新革命。互联网极大便利人们的同时,也极大地改变,甚至可以说是,毁灭着人类。因为他的便利性地下藏着的是巨大的漏洞,无尽的陷阱。互联网最初的设计来自于学校,而目的是用于军事。也就是说,最早的互联网使用者,是科研机构和政府部门,是用于组织内部,是互相信任的不同机构的通讯网。互联网,从其设计之初的基础来看,就是一个信任网络。互联网是一个明码通信网络。当然,VPN,SSL等技术从不同层次改进了网络的安全性,但VPN并不是互联网的一部分,只是一个局域安全网,而SSL则会遇到密钥分发这个密码学永远要面对的难题,中间人攻击仍然是他的软肋。目前网络常用的用户名-密码验证机制,有着他的巨大漏洞。这绝不是说网站增强自己数据库的安全性就能解决的问题。举例而言,假如我是黑客,我完全可以建立一个用明码存储用户名密码的网站,然后用吸引眼球的东西引诱大家来注册。例如说糟糕图床,例如说二次元漫画,例如说盗版游戏下载,例如说灵异事件讨论和照片分享,等等。你会说我不沾游戏不看盗版电影不上糟糕站,那你会不会订打折机票,会不会团购旅游?恭喜你,你又中招了。黑客世界除了能逆向工程软件和系统,还有逆向社会工程学。你会说我每个网站都用不同的用户名不同的密码。但是这个世界有几个你这样的聪明人,十几亿网民中有千分之一的密码泄漏,就够养活一个师的黑客大军了。

强调绝对的网络自由的后果就是,网络不存在任何安全性可言。那就会陷入无政府主义的痛苦深渊。每个上网的人都必须是黑客,否则就是黑客押镖保护下的惊慌旅客,再不然就是待宰羔羊。网站安全要靠站长自身素质、纪律和技术支持;上网安全要靠网民自身武艺高超。那将会是一个骗子横行的世界。例如我可以开发一个720软件,密码存我这,包你上网无忧。结果实际我是地下黑客组织的大后台,我一边大肆兜售安全软件,一边就把所有人的私人信息插标出售。那你还敢信银行专用防火墙吗?那你还敢信全自动保安系统吗?那你还敢信网上银行吗?自动操盘bot?天哪没有网络安全的世界是不可想象的。

那么,反其道而行之呢?建立强有效的安全网络?问题是如何去做,问题是技术水平是否足够,问题是国际政治环境是否允许,问题是新的政策新的法律新的技术将如何影响现有的利益集团。

实名制:毫无疑问,实名制会给网络减少不少乐趣。用一个名字拉风的马甲胡吹海泡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但是好处呢?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或者仍然允许匿名,但是如果你用的是匿名,则你说的话根本没人搭理。谩骂、水军、造谣、煽动、这些毫无营养的网络垃圾终于可以省省了。更多的空间让给建设性的建议和评审,让给知识的有效流动。同时,实名制的信息签名制度使得一个人说的话在被复制和传播的时候他的签名被同时传播,于是制止了匿名转载,保证了CC实现。另外如果有一个强有力的独立部门承担网络ID的认证工作,则任何其他网站都不需要保存用户的密码了,于是再也没有密码泄漏问题。当然前提是那个独立认证部门必须切切实实的强有力,值得信赖。
技术难度:签名的不可复制性需要密码学的严谨论证;公民的网络ID将成为他的新一代身份证,同时也是他全部虚拟财产的钥匙,需要强有力的安全部门保证这个帐号的安全。

默认加密:现代互联网仍然是默认明文的。使用一些简易设施,任何人都能截取局域网或者wifi中传递的私人信息。加密应该在网络的底层实现,而不是依赖应用程序提供者的道德约束。问题是想要从底层修改网络协议,影响面太广,不是一日可完成的任务。并且这要求世界各国的网站齐心合力一同做到。新的IPV6协议中包含更多的安全部件,但仍然是可选项。强制安全的网络协议是未来人类的必然选择。
技术难度:向后兼容

异构云系统:这是我的独立发明。未来互联网就是云系统。但是现在的云系统都是同构的,同一个系统内部的无数并行运算组件其实是运行在同一个机房几乎完全相同硬件上的完全相同的软件。这也就是说,无论你的安全机制多么严密,只要黑客攻克了你那么一点点,那么所有的机器,所有的组件,全都被攻克了。我认为真正安全的系统必须是异构复合的。同样是处理邮件,同一个服务,在云端由不同的并行组件,就可能由成千上万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处理掉(当然结果是相同的,异曲同工嘛)。这在自然界,就是称作“物种多样性”的杰作。这样黑客就算创造出一种病毒,也仅仅能摧毁某种特定类型的细胞,而其他的细胞完全不受影响。那种特定类型的细胞灭绝之后,这种病毒也就跟着一起灭绝了。要如何实现异构复合的云计算系统?毫无疑问要依赖遗传编程。啊伟大的人工智能,创造奇迹吧,改变软件工程的历史性大手笔!
技术难度:遗传编程的工程应用。于此相比,更大的难度在于安全性对于服务提供商而言是附加题,他们不会在没有利益驱动的前提下自动花大笔的精力去做。因此此事的推动需要等待互联网的进一步进步。

我写了好多,但还是太少了。但是很明显的,再多写也没有意义。推动网络革命需要的技术进步,远远比不上他所需要的社会进步那么急切。如果互联网不能进一步前进,进一步暴露他的问题,给各利益方以驱动,则即使技术摆在那里,也没有人想要去用。结果又变成了,技术拯救人类和技术毁灭人类的死亡竞速。

因此纸尽言犹,先就此收笔,静候网络发展的佳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