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发现已经快半年没有写博客了,上一篇bo还是去年10月份的。

自我安慰一下,这一段时间倒没有虚度,还是读了不少书,见了不少世面的。对人生的看法也慢慢有了新的理解。最近读了一本书,《醉汉的脚步》,我非常喜欢。这是一本讲概率的书,我本是因为,对于“随机性”这个问题,其真实的含义到底是什么,没有足够的认识,正好在网上看到这本书的风评很好,就买来读读。没想到这居然成了一本洗刷我的三观的书。

随机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一直找不到最好的方式去理解。当然并不是说数学课讲的期望啊方差啊这些东西没学会。不是的。问题是这些都只是从一个侧面去描写一种随机分布的指标,却仍然不能知道随机事件发生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比如抛一枚硬币,1/2概率是正面,1/2概率是反面。这个1/2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并不是说,每抛两次硬币就会出一次正面。说抛100次硬币,出现50次正面的概率最大,这种说法似乎是对的。但假如前99次中出现50次反面,49次正面,也不意味下一次抛硬币出现正面的概率会更大。事实上,假设前99次连续抛出反面,下一次抛硬币,出现反面和出现正面的概率还是一样。理论上会计算概率,并不表示直观上理解了概率到底是什么意思。

读《醉汉的脚步》这本书,让我收获颇丰。其第一点,就是告诉我,概率是用来分析那些人类理解不了的事物的。文中提到,人类会习惯性的寻找规律,其中的例子很有趣,给被实验者观察一串连续的颜色变化,红绿红红绿红红红绿……实际上,红色和绿色出现毫无规律,完全随机,只是红色出现的概率是2/3,绿色出现的概率是1/3。但是受试者会情不自禁地分析这段颜色出现的规律,例如上面一段,可能会分析出下一组应当是红红红红绿。因此如果让受试者去猜下一个颜色是什么,很可能会猜错。而同样的实验受试者换成老鼠,它猜测下一个永远会猜红色,因为红色的几率高嘛。结果老鼠的得分反而比人类的得分高。

这一下就解决了我自认“理解不了概率”这个问题。我所说的“理解不了概率”其大概的意思,或许是说,即使知道了概率,也还是不明白按这样的概率运行的事物(无论是抛硬币、股市、足球的胜负还是人生的浮沉、世界的治乱),其运行的规律究竟如何。而这一解释是自明的,正是因为无法明了其运行的规律,才不得不用概率去归纳。概率是无需“理解”的,只需“知道”即可。如果硬要“理解”,就像上述实验中的人类受试者一样,硬要从一堆随机的信号中寻求规律,结果反倒输给老鼠。

这本书给我的另一个收获,是“贵在坚持”的另外一种解释。概率,是要通过统计,得出的。而概率影响的范围之广,上至全球金融、政治,下至日常生活,黄油面包,无处不在。连续抛3次硬币,都出现正面,并不能就此确信,这个硬币不平衡。连续3次猜拳输给对手,并不能认为对手一定有超能力。然而,连续3年业绩低迷的基金经理人会被开除,连续3次点球罚失的球星会坐冷板凳,或许连续3次失恋的少男少女也会对生活失去希望。而岂不知人生处处都有随机性存在,而区区3次失败,并不具备任何统计意义上的证据可以说明被观察的对象本身品质有严重缺陷。可惜的是人生短暂,往往等不及几十次上百次的测试,再去挑选那个千锤百炼的好手。俗语说,事不过三,往往以三次为界。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只是作为审查者,不应只根据业绩、成绩,去评价一个人,而更多从多方综合因素去冷静分析评估;作为被审查者,即使遭遇连续的挫折,假定相信自己的路是有道理的,就不应仅因为业绩、成绩,就放弃自己的路。当然这是万难的。这也是因为,人类习惯性的从现象中试图分析出规律,而往往许多事情,股票的走势、考生的成绩、足球的比分,其实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准确预测的。当你看到连续的下跌,或许这仅仅是一个波动。

这让我想起庄子的话,“朝菌不知晦宿,蟪蛄不知春秋”,“小智不及大智,小年不及大年”。人生短暂,像是用放大镜去观察印象派油画的一角,看到的仅仅是斑斑驳驳的色点,可谓瞎子摸象,管中窥豹。当然,这是人类固有的局限性,不可能就此超越。但知道自己具有这样的局限性,“认识你自己”,总比认识不到自己的局限性要略好一些吧。犹如五十步笑百步,如能知道自己是五十步,而能不笑百步,就可以说是巨大的进步了。

当然这本书内容很丰富,绝不仅这一点营养。只是拿出我最受震动的部分记录一下而已。也是因为自己荒废博客许久,作为给自己的一个小小的交代吧。接下来的时间里,还是要不停地学习不停地进步。争取博客也不要荒废,更多地记录自己的见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