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October 2014

境外DNS解析缓慢

在阿里云部署了自己的服务器,一直使用Linode做DNS解析。当初使用Linode的原因是不想去做备案,不过最近遇到了新的问题。 原本Linode的DNS解析速度还是很快的,从没想过访问服务速度缓慢是名称解析的问题。最近两天访问自己的开发服务器以及git服务器非常缓慢,ping值破千ms,在服务器上top看下来,也找不到任何性能问题,满头疑惑。 后来测试支付宝接口的时候,发现原本可以走通的支付宝接口,在成功支付的情况下,支付宝服务器没有给我们调用回调函数,反复查找原因都没有找到。 多种异状结合在一起,终于开始想到,会不会是名称解析的问题。果然,测试代码改用IP而不是域名作为接口后,速度大大加快,支付宝的回调也成功接收到了。更为可观的是,由于测试用例中大量使用域名作为数据库地址,原本10分钟才能跑完的测试用例,现在仅需几秒钟就能完成。 这才意识到名称解析对于提高服务性能的重要性,开始考虑切换到使用国内名称解析了。不想做免费广告,就不提目前试用的是哪家的服务了。总之先试一试,看一看服务的情况如何,再做进一步的考虑。

linux 文件目录权限批量处理

在linux上有时遇到这样的需求,希望将一个目录下所有子目录的权限批量设置为新的权限。 这其实很容易,只需chmod -R XXX path即可。 问题是,如果我们只想让其他用户可以访问到这个文件目录,同时需要保持原有的读写权限,该怎么办呢? 使用chmod的权限字母表示法,可以表示该文件当前的权限 The permissions that the User who owns the file currently has for it u The permissions that other users in the file’s Group have for it g Permissions that Other users not in the file’s group have for it o 通过以下符号可以表示将要设置的文件权限 User letter The user who owns it […]

香港佔中事件的一点感慨

十一期间最关注的就是香港的佔中事件了吧。我不是港人,也一次都没去过香港,这个事情我没有什么品头论足的权利。 不过还是有些感悟,自言自语,也不会妨碍到谁。 1. 在近来埃及政变、乌克兰内战的此时,如果说相似的事件不引人联想是不可能的。我自然不知道香港的情况是怎样的,不可能妄下断言,但是对“非暴力不合作”这样的旗号确实有些厌烦了。 2. 无论“民主”好还是不好,香港、包括大陆的政治模式是否会逐渐改变,是“改善”还是“恶化”,我都无法去猜测。但可以想到的是,游行示威,和平集会,一定是会越来越多的,不光是香港、也包括大陆的大中小城市。这可以说是一种自然发生的情形,无需去考虑它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想这也无需去论证。所以无论对于民众而言,对于政党而言,如何去面对这样的环境,应当学会去适应,这可谓是生存技巧。而掌握这种技巧,对于民众的要求而言,需要更关心政治,并且学会独立思考,否则谁知道你上街游行甚至被逮捕,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被他人所利用。而对于政府而言,则意味着对此类事件以更聪明和谨慎的方式处理,对不同的声音更加宽容。我想,如果有了这样的变化,大家对这样的环境更加适应,总的来说,还是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吧。 3. “通”而不是“堵”,是我们古老祖先留下的智慧,否则在这块华夏土地上存在并且壮大起来的恐怕也不是自称炎黄子孙的族群了。这个道理,我想无论对于想要解决事件的一方,还是对于想要有所诉求的一方来说,都是重要的。西洋人会问“存在还是毁灭”,我们的祖先却说“一阴一阳之谓道”,这是我们血液中流淌着的生存哲学。如果翻译成现代汉语,当你问我“民主还是专制”的时候,我回答你“民主即是专制,专制也即民主”,你一定会骂我狗屁不通,但这样的“愚”中或许藏有“大智”。 说到这里忽然非常感慨小平先生对我们国家所用的救命良药,充满了我们先人的大智慧。如今我们仍然需要同样的智慧,才能让我们的民族继续生活在这样一片我们所热爱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