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历史

论教育救国

今天神经病了喷个没够,接前一篇继续探讨国家的未来。 我不想做鲁迅,只破不立。必须提出有效的方法论才能救中国。 我说是教育。我说的绝不仅限于那种学校里面老师教学生学的教育。而是广泛意义上的教育。或者说,开启民智。启蒙。引导人民独立思考。 教育绝不是简单的告诉别人“什么是真理”。教育不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学校那种老师照本宣科,学生死记硬背的模式,不是教育。那仅仅是教。教育最重要的是引导,是启发。你可以想象魔幻小说中那种情节,每个人身体里都有一种独一无二的魔力,他自己的生命,他的人性的本质,就是那魔力的源泉。一个老师应该做的,就是启发那股魔力,让他自然生发,繁荣,形成一种有价值的能力。要引领他的方向,防止他走入邪魔歪道。要教会学生对他的控制,防止他过分膨胀外溢变形。总之,就像《周易》中说的那样,“元亨利贞”,经历启发,蓬勃,收获,控制各个阶段,周而复始。教育是要因人而异的。绝不是生搬硬套一种模式。更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有些家长望子成龙,对孩子的发展刻意追求,最终只会毁了孩子的前途。是植物的话,一定会追寻阳光的足迹。一个人的能力和品性,会按照自发的轨迹去成长,死拉硬拽只有坏结果。 前面提到民主的问题。任何其他方式都无法给中国带来真正的民主。只有教育能做到。暴动和革命无法给中国带来真民主。伟大的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没能给中国带来真民主。我崇拜他的惊人的魄力,勇气,对理想的执着,不懈战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但是他的战斗他的奋斗给中国带来的只有创伤。借助军阀的实力革命成功,然后将革命果实拱手让给袁世凯。他不想这样,但他无力回天。他的精神可嘉,可方法却不正确。 好吧,估计多数人也不会赞同目前在我国就立即搞一场血腥的革命。估计多数人希望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劝服”政府。可能他们天真的希望依靠游行、请愿就能解决问题。倘若换一个软弱的政府,或许真能办到。但以中共的强权这点绝不可能办到。 六#四的故事足以说明问题了。那时候甚至名义上的国家最高领导人都是同情民众的,但是结果仍不成功。结果是被利用了的天真的学生们被惨痛的屠杀。甚至有可能有些人是被自己人杀掉的。因为谋划暴动的人希望通过流血来博取同情,来煽动群众。查阅史料可以发现多数证据证明当天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或者伤亡不重。却在外围街区出现了暴徒和军队的械斗,甚至误伤了平民。好了关于历史真实我不在这里妄加猜度。只是想说明游行示威绝食请愿绝不可能救中国。只会激化矛盾,事与愿违。过于奋进的话,只会造就更多刘和珍君。 想要实现民主,必须同中共合作。是的,如果一党制是他们的底线,就必须在一党制这个框架内实现民主。那绝非不可能,人是有智慧的生物,除了照搬西方现成,也可以创造新的模式。只知道山寨照搬,那只能说是几十年来中国拙劣的教育体制的悲哀。 这与我强调教育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教育可以实现这一切。想要说服我们坚定不移的党吗?你需要说服的是他的领袖。他的领袖从哪里来?从党员中来。他的党员从哪里来?从人民群众中来。假如你的教育是完善的,你教会了每一个中国人诚实守信,教会了每一个中国人民主开放,教会了每一个中国人理智冷静,教会了每一个中国人团结一致,有责任感,热爱他的祖国和民族,假如是这样,那么党的每一个成员,每个党员都是诚信的,都是理智的,都是爱好民主爱好和平的,都是爱国有责任心的。那么从他们中选取出的领袖也必然会为这个国家选择一条最合适的道路。到了那个时候,民主制度,公开选举,一切条件都成熟了。事情也就自然而然发展到了人们期待的美好结局。 是的,当然不会像我们理想的那样每一个人都被教育的那么完美。但只要教育改造了大多数的人,少部分人就不能作为了。恰好是最邪恶的坏蛋骑在其他所有善良人的头上成为领袖,这种可能性太低了。遏制住了源,就自然控制了流。假如从小学开始班级干部就是民主选举,并且真正为之负责,每个学生真正有责任感有主人翁意识,假如从最开始每个人的道德标准都是真诚、诚信、公平、公正,假如一开始就是这样,假如社会上的每一个分子都是这样,那么社会的大环境、舆论气氛就确定下来了。即使少数教育未能普及的不良分子,也会因为舆论的压力而尽可能减少自己的恶行。 现在的社会情况正好相反。由于经历了过于频繁的风波动荡,人民们被训练成利欲熏心的机会主义者(参见经济笔记《登机和其它》)。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贪污腐败是不可能被制止的。经常听说吧,孩子的妈妈在孩子上学前千叮咛万嘱咐,“在学校机灵这点,千万别吃亏”,“有好东西抓紧,别让人抢去了”。或者孩子回来跟家长说了他天真的壮举之后,家长嘀咕他“怎么那么笨呢!”之类的。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这是整个社会的问题。就是这样的社会风气下,教育出了贪污腐败的一群人。即使杀光了现行的全部领导,换一批人只有变本加厉。越是受穷穷怕了的一代人,越是容易走上贪污的歪路;越是一辈子被人瞧不起的“低层人士”,一旦到了高位越是会变本加厉的作威作福,拿架子,越是瞧不起其他的他的同类。这就是所谓的爆发户吧。 经历文革之后的改革开放,整整一代人都是暴发户。根据地区和环境阶层的不同,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沾有暴发户的脾气。这是客观现实,既不必为此感到羞惭,也不应无视。这是一个问题,而我们要着手解决它。 如何解决呢,正如我反复强调的,答案就是教育。这并不是说你必须投身教育行业去做什么大事情。假如你是身为父母的话,只需做一件事情就足够了,那就是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假如你还是孩子的话,需要做的更简单,那就是教育好自己。 假如每一个父母都全心全意教育好自己的孩子,不是教育他们怎么占便宜怎么投机取巧,而是教育他们诚信、公平、正义、美德。假如每一个孩子都全心全意教育好自己,不是教育自己怎么偷懒怎么依靠别人,而是教育自己怎么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价值,进一步扩大这一价值普及到他人。那么这个社会就一定能够走向完美。 其实要创造一个美好的社会是多么容易,只需要每个人都照顾好自己,教育好自己的孩子那就足够了。想要一个文明的民主的社会吗?不需要流血牺牲,不需要革命奋斗,只需要每个人都真正理解和信守民主和人文的本质,那就足够了。所谓“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这绝不是谎言绝不是空想的乌托邦。需要的只是大家相信这一理想,并且互相信任,团结一致,那么美好的目标一定能够达成。

凑个热闹

我是晚辈,对这个日子没啥印象。 不过多少也知道这是一个标志着国家命运的日子。 凑个热闹留个念吧。

还能相信谁

最近在网上看到太多让我绝望的事情,各种内幕,大便汁灌臭豆腐,还有http://feedproxy.google.com/~r/chinagfwblog/~3/yYg_7VxoIxk/13.html。愈发让我感觉到整个社会根本就建立在一个其实早就瓦解了的基础之上,摇摇欲坠。 之前消息传出,我们即使是说赖以生存也不为过的互联网,只需几个小时就可以让他全面崩溃。那个时候我说,互联网是建立在互相信任体系上的学术模型,对当前的商用领域不能符合要求。当然互联网最初是为了军事目的建立的,但是建立之初他只是作为一个内联体系,没有考虑过要和自己的敌人,或者竞争对手存在于同一个网络之上。因此他现在的诸多不安全因素,其实也源于它本身的“公理”,他建立时所依据的最基本的一些假设。那就是大家使用这个网络都是出于好的目的,能够遵循协议并且互相信任。这是互联网的基础。 互相信任,这是互联网的基础,也是整个社会的基础。这是我那个时候没有想到的。你去理发店剃胡子,理发师随时可以将你的喉管割断。你的钱存入银行,银行随时可能破产。你买房子,从没问过地基究竟挖了多深;你去饭店吃饭,也不会(现在是也不敢)琢磨这饭菜究竟是走了怎样的流程在摆在眼前的。 因为整个社会的运转,必须是建立在最基本的互相信任的原则之上的。否则人生将成为一场永无止境的战争,你的每一个睡梦都将被冰冷清脆的后窗敲碎的声音惊醒,被永无宁日的轰鸣的铜钟扰得不得安宁,被焦急和燥热似无数蚂蚁上身而痛苦不已。 然而,信任,这社会运行的最基本的一环,正在渐渐破碎。 未来究竟会成为什么样子呢?我小的时候曾经做过这样的猜测:1)要不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足以维护每一个人的利益,使得大家都得以放下戒心和手中的武器,2)要不然所有的人都变成武林高手,有钱人顾保镖,有力的人开武馆,穷人和老弱病残只能忍受人间炼狱的痛苦和同样生而为人的手足同胞残害。 没有人希望情况变成后者,那跟无政府主义有什么区别,假如没有一种至高无上的力量足以遏制形势挽回局面,整个社会最终只有分崩离析,堕入永无天日的窘境。 但那强大的力量是什么呢?3000年前,社会动荡曾经比当今还激烈,诸子百家没少争吵这股力量究竟该是什么。没有人给出解答。是军事和行政的强权吗?秦灭足以为证。是所谓“仁义道德”吗?生活困苦的百姓连饭都没有的吃那什么去念仁义道德,蛀虫和瘴虐作威作福,用什么去推动他念仁义道德。是宗教吗?看看西方宗教历史的丑陋血泪和腐败,哪一点比不上无神论者。是财富吗?用钱能买的来文明吗?还是说只能买的来鬼推磨? 先别说集体吧,先说自己。在这么一个恐怖的世界里,一个人究竟还能相信谁,相信什么?新闻报道?我们看得到的只是不同派别不同利益集团的争权夺势。只不过是我们也恰巧属于其中的某个利益集团,因此就觉得某些人的话格外好听,而另一群人的话格外刺耳或格外可笑而已。饮食卫生?吃的喝的最好尽量出自己手。虽说自己种地是种不了了,但是少吃饭店,少用乱七八糟调味料,少用别人加工过的东西,总归是有好处的。医疗保健?现在医院已经是最不可靠的黑洞了,能不去医院尽量别去。流感是绝症,医院又治不了的,平日强身健体,经常接触病原,感点小冒,闹点小肚子,反而是好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其实也不是瞎说的。 记得小时候看读者有篇文章叫“健康人不怕传染”,印象很深。所谓小病不断,大病不来,让身体的防御系统随时处在备战状态,身体自然硬朗。至于得了大病,开刀动手术免不了的,哪怕多交钱,也比被医院害了强。至于绝症,我有自己的看法,假如我得了绝症我就不治,让他该怎么着怎么着,我该咋活还咋活。又化疗又放疗的,头发掉光身体浮肿连话都说不出来,就为了多续几天命,在我看来没意思。有那闲钱多享受几天短暂而美好的炼狱人间不强多了。更别说保健了,啥补品啊美容啊减肥药啊增高鞋啊从小就没信过,今后更不会信,但愿所有人都不要信。真正该信任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他生是什么样子,就该让他按照自然的法则去运作。用人造的去掩盖甚至替换自然的,就像用破布去掩盖真金。 又回到前面关于社会的讨论,要在这样一个恐怖而黑暗的世界上活下去,要拥有的,除了勇气和正义之外,还需要的就是智慧。上天赋予人智慧,除了用于互相欺骗互相摧残互相杀戮之外,也是用来互相帮助以存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我以前太小了,总觉得自己了不起,有一颗还算灵光的脑袋,能解习题,能听懂故事和传说。那时候幼稚的我狂妄自大,瞧不起因循守旧,固守着自己的经验不放的“老年人”。瞧不起用拼命做习题用套模式套公式的方式解题的“死脑筋”。但是现在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其实人的智慧,正是来源于经验。人的智慧,本来就是用来分析整理所有这些经验的一个模型。庄子有句话说的很好:“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没有一整天的经验积累,就不可能知道昼夜交替,没有一整年的经验积累,就不可能知道季节变换。同理,人生苦短,经验不足,更不可能了解以世纪为单位以纪元为单位的变化。因此,除了不断积累自己的经验以外,学会利用他人的经验,利用历史的经验,是延伸自己智慧的必须手段。 上两节貌似说跑题了,其实也不算跑题,主要是说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上个体该如何挣扎吧。至于群体呢,我想,也就是前面说的那股“强大的力量”,可能就是求生的本能吧。 每个人都希望能活下去,能活得更好,能享受这人生炼狱里的每一分每一秒。这种本能在人与人之间传递,或许最终能够拯救世界。当人与人之间再也无法信任,当运一担“生辰纲”都要雇镖头押运,正大午赶太阳路还生怕遭了劫匪,当最平常的信件都必须加几层密码,还要怕被人偷换过签名,当饭不敢吃水不敢喝夜不能寝食不甘味,人人自危,生活好像无以为继,假如人类社会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还有机会继续前进,假如文明竟然幸运到不至于就此止步,那一定是求生的本能唤醒了人心底最后一丝良知。大家终于决定停止互相欺骗的战争状态,终于决定坐下来,制定一个协议,共同遵守,互相信任,互相帮助,那这个社会才有可能在那崩溃的边缘,终于煞下车。当人们受够了苦难,最终应该能学会放弃目光短浅的小聪明吧。毕竟大自然赋予生物的两条路,正是促使生物繁荣昌盛的基础,一是求生之门,一是地狱之渊。 当然,正如庄子所说,小年不及大年,小知不及大知,以世纪为单位的人类文明的脚步,将向何方前进呢?仅以幼稚的我,当然无法判断,正如寿命仅有几个小时的短暂生命,无法判断,这恐怖的黑夜,究竟什么时候能够结束,一样。

阿拉伯的兴衰

曾经阿拉伯是世界上最文明的民族。 曾经他们攻城掠地却不摧毁当地文明和信仰,曾经他们胜而为王的同时又向被征服者学习科技和文化。 他们曾经成为地跨欧亚非版图辽阔的帝国,他们曾经跨过直布罗陀北上西班牙给荒蛮黑暗的西欧带去数百年文明的光辉。 曾经他们是世界的桥梁,文明的枢纽。 是什么让他们振兴, 包容,学习,交流 让他们从最愚昧荒蛮的部落转眼登上世界之巅 是什么让他们衰落, 腐朽的统治, 极端的信仰,愚昧的偏见 让他们从辉煌的王座跌入永恒的战争和贫穷 正如房龙所说,愚昧产生恐惧,恐惧产生偏见,偏见杀戮异己。于是沟通阻断,统治集权,从而造成了新一轮的愚昧和贫穷。 自古以来,沟通和包容造就辉煌,封闭和偏见毁灭国家。想当初汉朝唐朝何等开放,中国曾经是世界中心,各国文明在此交融。乃至明清闭关锁国,终毁灭了自己绚丽的文明。再看欧洲大陆荒蛮了近千年,终于宗教改革文艺复兴,文明得以前进。更想念春秋诸子百家争鸣,战国儒生仅凭舌辩就可佩六国相印,驰骋中原。 可惜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还好我们还不至于像中东。。。 其实这个题材写小说更合适的。。。筑造世界的桥梁。。。 这两天正跟同学聊到阿拉伯这个民族,曾经坐在世界之巅。。可惜如今却是如此残破。。 正又看到一篇blog 第一个向西欧传播世俗观念和科学的其实是穆斯林 很有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