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所见所闻

北京堵车考

荒废好久的博客。。俺回来鸟。 又是出差北京,体验北方冬天的干冷。 在出租车上堵得无聊,就跟师傅闲扯。我很呆地问:“这五环上又没有红绿灯十字路口,所有的车都往前开,照理说车再多也不可能堵车啊。” 师傅回答:“人多事儿多呗。抽口烟,喝口水,旁边撞车了踩脚刹车看看撞得咋样儿。可不就堵了么。” “哦。” 原来高速路上也能堵车,是这么个理儿。 果然磨磨蹭蹭挪了20多分钟,前面有个撞车的。过了那辆车,前面一大段路都是一路畅通了。真的很有意思,因为没有岔路,主干线上仅仅一处事故就能引发整条高速路的拥堵。由于人多车多,这偌大的五环上只要有那么三五处事故,就能全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堵车了。 如果真是这么有趣的原因导致堵车,那么解决方案似乎也很简单啊。最极端的方案就是全面实施自动驾驶。上高速路不算,进了路,速度平稳之后,必须切换到自动驾驶。这自动驾驶首先不会出事故,更不会因为旁边有事故现场就减速看热闹。这么一来五环的运力就可以用一个简单公式计算:车速×车道 / 车距。根本不可能堵车嘛。 当然短期内还不可能全面实施自动驾驶,那么稍微简单点的办法就是通过广大司机们的自觉。说劣根性那是没办法,但矫正总还是有机会的。哪个北京司机不骂北京交通的,哪个司机不想早那么一点到目的地的。如果大家都知道,就因为自己多踩一脚刹车,晚起步半秒,导致的蝴蝶效应正好绕五环一周,叠加在自己的堵车时间上,那么为了快每个人在五环上就更冷血点,更严肃点,更快更少小动作点,事情不就解决了嘛。 这跟市内交通还不一样。毕竟在五环上,没有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大家都往一个方向走,并且除了特别的时间段,通常来讲上五环和下五环的车数是相等的(除非有车想赖在五环上就不下来了)。所以只要大家都快起来,五环自然就不会再堵了。 另外可以提建议的,就是不如砸点钱搞几架直升飞机支持高速路上的事故处理。你派拖车过去把事故车再运走,一天时间都没了,可能保险公司来调查的人还堵在半路呢。直接直升飞机把该来的各方面人员都带过来,一股脑解决,把事故车吊走,至少吊离现场把,运到附近公路上再慢慢等拖车呗,能解决多少运力问题。那烧在路上的时间,分分钟都是钱啊,光节约的油钱就够多少架直升机了。

入职的话也偶尔也可以感言一把

[咱最近中了银魂毒。。这标题有木有银魂味道orz|||有木有!]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因为都是找实习啦看房子啦搬家啦这档子事,很累人,压力很大,也没啥值得写的。 今天好不容易混进百度做了张江猥琐男,偶尔感言一把应该不会被吐槽吧。 由于机密原因,咱就不说咱在百度具体干嘛了。今天光答个弱智保密测试题就花了一上午时间。。。 反正在看android以及symbian相关的东西吧。混蛋为毛没有iphone!!! 被骗进了质量部,如果不是老大恰好去年也在微软,比较有缘的话,咱是决计不会来这边的。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说是测试开发,其实是写一些测试工具之类的吧,也能从另一个角度修炼自己。真呆的不爽的话,早点滚蛋就是了。 晚上骑着车逛张江,在空无一人的寂寥大道上驰骋,尽情高声唱着歌,映衬着桔黄色的路灯,滚滚红尘(黄尘)汹涌地灌进领口、袖口,大有一骑绝尘、一往无前的气势。 (背景更换|||) 然。。。忽然发现。。莫名走进了一条还没修通的荒路(怪不得空无一人来着|||) 然而,大丈夫就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坚定自己的信念。挫折怕什么,吃亏怕什么,走回头路怕什么。 只要勇敢地向前冲! 只要相信自己! 就能从黑暗中,走出黎明! 就像明明迷了路的咱,也稀里糊涂找到了另外一条回家的路,虽然稍微远些原先在地图上没有选定,但是却是路更平更直,而且没有那么多烦人的摩托车的路。 真喜欢骑着辆破自行车四处乱转不计方向的感觉啊~好像回到了高中那无忧无虑的年代。 咱还真是中了银魂毒了啊啊啊。。 心中某处的那啥,不知道折断没有。。。

近况以及草原上的巧遇

这次草原旅游还有一个奇妙的巧遇,就是居然在随团旅游的时候碰到了我的高中老师们的旅游团!第一天的傍晚在马场就看到他们了,尤其是当年教我辩论的语文老师,一米九十几的个头以及自信的大步一眼就认出来了,当时都觉得不可能,结果再往后面一看,浩浩荡荡的全是当年的老师们。太兴奋了正想跟他们打招呼,可惜我们的旅游团开车走人了,就这么擦肩而过。 自然就会认为我们的旅游团和他们的团应该是正好差前后脚,估计行程都是一样的,应该还能在其他的景点碰上。激动了一整天,可惜第二天却完全没碰上。本来都不抱希望了,没想到第三天在山上居然听到另外一个旅游团的导游喊了句“大连的游客请这边走”,让我又产生了希望。在人群里面找了半天一直都没有看见。直到最后快要发车了,只得上车。却在旅游车刚起步掉头的时候,又看到老师们的身影。我拼命招手,老师们却没有看到。又是差了一点。 最后抱着失望的心情回了家,隔天上火车。在火车上却听到老师熟悉的声音。我想我可能是想他们想疯了,听错了。可是听那声音听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毕竟搞辩论洪亮声音和锱铢必较的犟脾气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假装出去上厕所,回头一看,果然是!这种巧合确实难碰到第二次了。 跟辩论老师聊完了,知道了自己的班主任还有语文老师也在车上的另外一个车厢,急不可耐的冲过去见他们。果然大家都感到错愕不堪,也感慨时光飞逝。一晃四年过去了。 班主任是化学老师,还是那么严厉,希望我能更进一步。语文老师还是那么和蔼可亲,拉着我的手唠家常,夸我是她的得意弟子,让我诚惶诚恐,非常惭愧。还有政治老师,是年纪大的校领导,大家都争着让给她下铺,她却要表率师范,坚决要住在上铺。还有很多我不太熟悉,没教过我,我几乎不认识的老师,居然能认出我的脸能叫上我的名字,时隔四年还记得一个小屁学生,这一方面让我感动,一方面也让我不得不赞叹老师们的细心和记忆力。 那几天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我一直迷信的认为肯定是有什么坏消息要发生,没想到是这件事情。结果晚上吃饭的时候吃得太急,一口咬在了叉子上面,把门牙差点硌掉了一颗。这几天痛得够呛,看牙齿晃动的情况,是不太可能再让他长回去了,估计再过两天真的要去医院看牙医,去拔牙了。。 真是糟糕啊,都二十出头的人了,居然还在掉牙。我真的还是小孩子吗。。啊啊啊。。。

火车见闻

终于回到家了…然告别网络实在痛苦…只好手机爬上来发发博… 很久没坐上海到大连的火车了。当年特快还是最好的火车,中间只停五六站,又干净人又少。现在有了动车有了高铁,特快沦为慢车。一路上什么小站都停,上来形形色色的人,大包小包挤得够呛… 有一个上海上车的大娘,带着她的儿子,没有座位。大娘说她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更是从没去过北方。他们是安徽到上海打工的,那位大娘干过不少工作,至少听她说先是做过环卫,现在在什么单位的厨房做事。儿子的师傅是汽车维修站的站长,于是自己应该是修汽车的吧。他们上车前才买票,请了假急急忙忙往大连赶,是要做什么呢?看焦急的样子,可是不像旅游。 旁边一个去天津的三七分,带着精英阶层的不屑和自负在快要发车的时候挤了上来。他说话的时候喜欢瞪圆两眼并发出满意的笑容,并不断将额头前面的头发拨弄到略微的秃顶上面去。说话间他曾很不屑的提到,他参与设计了世博的主题馆和日本馆。在天津买了房子,但公司给他在北京和上海也安排了住处,以及他如何不屑的拒绝了上海户口。一路上他一直在向旁边的大娘介绍火车行程,还有同样的行程还有哪些其他的车次可以坐,坐了之后会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沉默的小伙子,长得很墩实,很黑,脸上有一块明显的红疤。一路上他都很少说话,只是不断让座给大娘,然后跑到车厢连接处去吸烟。有时我看到他站在我身边,就站起来叫他坐一坐。可他仍然很少说话。 到了天津,三七分的设计师下车了,上来了一对老夫老妻。老爷爷对老奶奶很不放心,让她去找座位,又想帮她找好让她直接走过去,后来又想扶着她过去。可是车上人又多又乱,他们的行李还没放好,老爷爷只好自己先放行李,让老奶奶自己去找座位。老爷爷是山东人,年轻的时候在东北工作,六十年代去了青海,后来到了四川,没问他是在什么地方认识的老奶奶。最近单位组织他们到秦皇岛和大连疗养旅行。 聊着聊着,安徽的大娘终于说了他们去大连的目的。她的哥哥在大连打工没有着落,后来被人骗到荒山野岭一家空心砖厂做工,已经三个月没发工资了。工人都跑光了,她哥哥也想跑,可是没钱,荒山野岭跑不远,跑出来也没饭吃也回不了安徽。他们母女俩就是要去大连把他接出来。地址应该是在瓦房店附近的福州湾。大娘很是着急,怕出事,因为听说那老板还雇了打手,逃跑失败的话,怕要被打。 这个时候,四川的老爷爷劝他应该报警,这样妥当。但是大娘又怕那空心老板有后台,那样一旦报警就更危险更糟糕了。老爷爷又提议应该向媒体求援,让新闻曝光。这样就有救了。但是这么小的事情,怕媒体又没有兴趣。我们正聊着,远远的老爷爷的老伴骂过来了,跟老爷爷说,没事净胡说什么,之类的。看来这两口子经常吵架,两个人当场就吵起来了。是老奶奶怕老爷爷说太多说错话吧。我们赶紧劝架,把两个人拉开了,这个话题也就没有在聊下去。 到了瓦房店安徽母女二人下车,大家都给他们祝福还有鼓劲。不知道他们的行动是否顺利呢…把人接出来,他们应该会来大连放松旅游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