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回趟上海,路上遇到了不少过去完全不会关心的事情。。 仔细想想,其实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往大了说就是经济与政治吧。。也可以说经济与政治其实无处不在,就在生活之中。。 下面插播一条广告 养鱼池:不准摸鱼,违者暴打罚款 这是在火车上路过大概山东还是河北的时候看到围墙上歪歪扭扭写着的几个大字。。很白话。。很暴打。。 一件事就是去拍毕业证件照,一大堆人都在排队,黑压压的能有上百吧,心说这队要排个一个小时排不完。。我也只好莫名其妙的进去排队。算是幸运吧,刚排没多久,就有一个人从前面绕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序号,说是要先交钱排号码,然后回来排队。还好没傻傻的继续排队,跑到前面去交钱,一个大大咧咧的男生在收钱,收到的钱摊放在桌上一堆,找零就从里面扒拉扒拉翻出几张来找。。拿到序号,心想,那还排什么队嘛,等着叫号不就好了。。没想到等了没几个人,就排到我的号码了。。才知道,原来那么多人在排队都像我一开始那样,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排队,只是这么排着,结果我很无耻的插队插到了上百人的前面。。。我不是故意的啊。。 问题出在哪里呢。。后面的人看到排队,自然就跟上去排队了。。前面呢,那个收钱的桌子前面那几个排队的人居然站在那里聊天,完全不知道要去缴费。。而那个收款的男生只顾照顾那几个“插队”上来交钱的人 ,对后面黑压压一排排队的人完全不理会。。 这很明显是一个经济问题吧。。当然考量经济的指标不是金钱而是时间。从个体上来看,获取更多的消息,就能大大提高收益(比如我。。|||),而消息不灵通的后排群众只能傻等。但是从群体上看呢?如何照顾更多的人,好让全局获得最大收益?这又变成了政治问题。。当然这个问题在这里是很简单的。。只需要那个收费的男生大声招呼几句,“上来交钱”,之类的,就没问题了。新闻。舆论。宣传。所谓喉舌。。。当然个体宣传也可以呀,可惜当时我没有很负责任的招呼几句。。而是在“插队了”的巨大罪恶心理压力下灰溜溜的逃跑了。。不过跟在我后面的几个也能提早拍照的人貌似很是感激我的样子。。囧 另一件事就是回到北京以后,7:30从南站出来搭地铁。4号线挤得满满的,根本没法上车,绝不是“金枪鱼罐头”或者“人肉相册”可以形容。。而从南站出来要上车的群众跟车里面的群众数量又是同一个数量级。。好吧,逆回几站试试看,上次5+告诉我不能逆回到终点站,因为终点站不允许下车后直接上车,还得重新出站进站。。于是逆回到倒数第二站。勉强能上车,已经非常挤了。然而正是等车的当口,居然看到一列空车不理会站台从面前飘过。。肯定是去南站救火的吧!天哪,自作聪明逆回几站,结果错过了最佳选择。。。只能说是信息掌握不够吧。假如你知道交通局有机动列车专门用于救火,就会在南站安心等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是逆来顺受的等在那里,结果也正是一样的。这就是传说中的:RP!! 哦哦,还有也是关于排队的事情,从南站出火车站进地铁,有3排地铁入口。然后正面对火车站出口的那一排,居然一大早不开,结果一大坨人挤在这一排地铁入口处等着,很多莫名其妙的人也只好陪着排队。要不是我带着眼镜看到遥远的对面也有一排貌似地铁入口的东西,我也会在那里傻等吧。。从个人角度上说,要采集更多信息,从群体角度上说,不开通正对火车站出口的这一排地铁入口,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南站设计的很完美,朝向三个不同方向,地铁入口有二三十个吧,可是那天早晨只有3个开通了,而且都在同一个方向。无语。 又想起来一件事情,就是火车上超级难吃又贵的要死的盒饭。我来上海时候火车差点误了,稀里哗啦赶到车站,忘记带一路上吃的用的。从早晨9点起床,11点赶上火车,一直挨到下午,挨到晚上,实在撑不住,要吃东西。饿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总觉得方便面哪能吃饱,就去买传说中的铁路盒饭。。刚打开的时候还是很有食欲的,关键是饿得两眼放光。问题是吃了第一口就。。堵到了。。从来没吃过那么难吃的东西。我就不形容了。。免得诸位看官犯呕。为啥铁路盒饭要做这么难吃呢。。还是号称顶尖的和谐号。。已经收了高价了,随便找个大厨做做从经济利益上来说绝不会亏本。所以做这么难吃绝不是为了赚钱。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火车没法储藏足量的盒饭。如果很好吃,就算贵,也会很多人来买(毕竟方便),结果就是导致餐车拥堵不堪(其实本来餐车就被站票党们霸占了。。),而且盒饭也会严重供不应求。反而导致很多一开始就打算吃火车套餐的人因为没带食品而饿着。火车盒饭做得难吃,准备充分的人就不会去买了。忘记带东西的人也会被方便面分流掉一部分,这样剩下的这很小的一部分人,餐车准备的套餐数量正好可以满足。当然这很可能不是火车盒饭做的难吃的本来的原因(应该仅仅是官僚造成的吧。。),不过至少是这种情况能够持续的一个原因(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垄断啦。。) 总之经济和政治问题是以前从来没有关心过的。其实就是把研究对象从自然转变到人而已。其实还是很有意思的。比如M牛推荐过的少数决,就是标准的政治游戏。还有同是他推荐的不完全信息问题,则是经济游戏的典范。这些问题都涉及到信息不完全,而且每个人的个体的行为的不完美不自解释不可预测,没法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去研究(好吧或许可以用信息论或者概率统计。。不过最近的经济危机已经让华尔街的数学精英们认错了。。),不过想一想,其实还是很有趣的东西。并且越是这些没法定量分析的东西,古老的中国哲学理念越是容易起作用。 好吧,说了这么多都是findings…我好像又出现这种没有point的情况了。。conclusions各位自行总结吧。。囧||